中国福尔摩斯网

中国最大的福尔摩斯组织 中国福尔摩斯迷之家 中国福尔摩斯学学者俱乐部
 
首页日历注册登录
最优秀的发帖人
网站站长
 
xxyaiufo
 
zty990423
 
布洛福
 
xialuoke0080
 
安默沫
 
游城十代2dai
 
福尔摩斯
 
奥陶纪
 
Alden Z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最新主题
» (原创)《波西米亚丑闻》背后的故事
周四 十二月 29, 2011 1:19 pm 由 Alden Z

» 是福迷的就多帮我拉人到我的网站上。给积分!(到这里说明谁是你拉来的)
周四 八月 25, 2011 9:15 pm 由 xialuoke0080

» (活动)福尔摩斯故事连载推荐
周四 八月 25, 2011 9:13 pm 由 xialuoke0080

» 福尔摩斯的魔力
周四 八月 25, 2011 9:12 pm 由 xialuoke0080

» …………不是吧、没人啊?
周四 二月 17, 2011 1:36 pm 由 zty990423

» 可疑的交通事故ooo
周四 一月 20, 2011 11:46 am 由 zty990423

» 欢迎踊跃发帖~~~~~
周六 十一月 27, 2010 8:27 pm 由 安默沫

» 培根密码,,密码学看看把
周日 十月 17, 2010 10:58 am 由 游城十代2dai

» 演绎推理...约瑟夫贝尔(都知道是谁把)
周日 十月 17, 2010 10:52 am 由 游城十代2dai

导航
 欢迎页
 首页
 会员
 个人资料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
合作伙伴
福尔摩斯研究网

福尔摩斯归来
歇洛克 福尔摩斯侦探部
中国福尔摩斯迷友组织

百度福尔摩斯吧

论坛
>互助中心
九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日历日历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 找回我的密码
其实我是水王
周五 二月 05, 2010 2:24 am 由 xxyaiufo
喜欢灌水 我喜欢水区 不过没人·····

评论: 0
老福探案之十大悲惨角色排行榜(乱侃版)
周二 一月 19, 2010 8:01 pm 由 网站站长
Crying or Very sad

我在以前的帖子吸烟测试里曾说过我要走搞笑路线,结果发现自己也不是很擅长,所以这篇东西只能算带点调侃色彩的冷幽默.大家觉得有何不妥之处别当真.

10.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评论: 5
关键词
社会化书签
社会化书签 digg  社会化书签 delicious  社会化书签 reddit  社会化书签 stumbleupon  社会化书签 slashdot  社会化书签 yahoo  社会化书签 google  社会化书签 blogmarks  社会化书签 live      

在您的社会化书签保存并分享地址中国福尔摩斯网

在您的社会化书签保存并分享地址中国福尔摩斯网
投票
统计
论坛共有59位注册会员
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溪涸涸free

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131个帖子 在59个主题中

分享 | 
 

 【原创小说】四个大学生~

向下 
作者留言
网站站长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51
积分 : 9471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18

帖子主题: 【原创小说】四个大学生~   周二 一月 19, 2010 7:40 pm



最近的天气阴冷的有些过分,雨下的频率高的有些怪异。我一路小跑的从雨中跑到楼门口,在这种雨中,雨伞或者雨衣根本不管用。我收起都是水的雨伞,用力在地上磕了磕,雨水四溅在地上,印出一个怪异的图案。
收好雨伞,我径直向三楼走去。在一扇略显破旧的门前我驻足敲门,马上便传出了一阵拖鞋疾走的声音。掉漆的老旧防盗门,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被房子的主人慢慢打开。开门的男人穿着灰色的长袖衬衫,松松垮垮的睡裤。一头乱发,深邃却迷茫的双眼似乎搭配的很好,此时睡眼惺忪的说:“哟,来了。”
我跟着他进了屋,随手把门带上。来到一个经过简单装修的客厅,他在一个看起来很舒适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起旁边的咖啡喝了几口。
“把雨伞放在阳台吧,淋湿了吧,快来电暖炉这儿暖和暖和。”
我坐在沙发上,往电暖炉靠了靠,立即感到了温暖:“最近这天儿冷的有些不像话。”
“是啊,没错。不过很好啊,你没觉得有点儿伦敦的味道吗,呵呵!”他说着俏皮地笑起来。
是啊,频繁的下雨,有时早上还会起一点薄薄的雾,确是很有伦敦的味道。这个男人叫陈有栖,今年大约26岁左右吧。是个写侦探小说的,叫什么来着?噢,对!叫自由撰稿人。写小说赚的钱能养活他自己,不过房子是租的,过不上小资的生活。我很多次劝他找个赚钱的工作去,他却摆摆手表示不愿意,他说他就喜欢这个,别的不会。其实,他的经济来源还有一个,就是当侦探收的调查费。这也是偶然间才赚着的吧,有个读者因为读了他的小说,认为他是个侦探,所以还找他来帮忙了。
不过,他的头脑的确是不同寻常,似乎任何怪异的事情在他面前似乎都可以找到原因,任何离奇的命案由他经手都可以找到凶手。他有个高中同学叫汪海,在公安局的刑警大队工作,所以当有解不开的案件的时候也来向陈有栖请教。就在去年冬天,汪海来找有栖帮忙,就破解了一件很离奇的案子。
“嗯?噢,对对。是的,那个案子确实很有意思!”陈有栖在我提起这件事后说。
“嗯!不过,说是离奇才比较合适吧,因为那个案子的确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
“还行吧。”陈有栖漫不经心地说道。
看来陈有栖对于已经破解的案子就没有兴趣了。什么?你说那是一件什么样的案子?噢,对不起,忘了跟您说了。那是发生在2007年冬天的事件,别着急,我这就给您慢慢道来。



那年冬天,我闲来无事便打算去陈有栖的家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比较有意思的案件。我踏在满是积雪的路上,顶着寒风艰难的向陈有栖家走去。说来也怪,北京城连着下了两场大雪,气温倒是维持在一个可以承受的限度内上下起伏,并没有特别的寒冷。
我来到那个嘎吱嘎吱的老旧防盗门前,敲了敲。过了一会儿门才开,陈有栖带着不耐烦的表情迅速地开开门,然后一溜烟的跑回了客厅。我纳闷他这是怎么了,到了客厅才发现他把自己裹在一个毯子里,以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沙发上紧紧的挨着电暖炉,旁边是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
“哈哈哈,你很怕冷啊?”我瞅着他这样一个姿态,不禁笑道。
陈有栖白了我一眼,然后才慢慢的说道:“唉,这样潮湿阴冷的冬天真是不好受,我的大脑似乎都被冻住了呢。不过还好,汪海给我带来了一个案子,你愿意坐下来听听吗?”
这时我才注意到缩坐在角落里的汪海,他是一个瘦小的男人,在我眼里很不是个当警察的料儿。我和他打了声招呼后,汪海哆哆嗦嗦的开口:“正好林强也来了,我就开始说了啊。”汪海用苍白的手打开资料袋,看来他也是刚来没有从凛冽的寒风中缓过劲来,“案子发生在一个豪华的别墅区内,那个别墅区还分为四个区,分别为A区、B区、C区、D区。每个区有两栋别墅,所以是相当的豪华,都是纯仿欧洲式的二层小洋房,不过没有花园。而事发地就在A区里。
“这两栋房子不是一排的,而是前后位置的,房子之间相距大约15米。咱们管前面的叫A房,后面的叫B房吧。第一个尸体发现在两栋房子之间……”
“等等,第一个尸体?难道不止一个?”
“是的,一共有两具尸体。一个在户外,一个在室内。首先说户外的,也是第一个发现的,在两栋房子之间。由于刚下过一场大雪……”
“案子是不是发生在7号?”陈有栖又一次打断汪海。
“没错没错!你怎么知道的?”
“到现在北京才下过两场雪,第一场在4号,最近的第二场雪是在7号。你要是找我帮忙肯定不会从4号拖到现在啊。”
“啊,呵呵,说的也是。那我继续说啦。7号的雪是从晚上7点半左右下的,这天气预报都提前报过,说傍晚会下雪。鹅毛大雪大约下了一个半小时,在9点钟左右停的。到了第二天早上有人发现在两栋房子之间的空地上,有一个人躺在那里。但由于害怕不敢过去,不过还是报了警。当我们到达的时候才发现是一具尸体。
“死者叫杨文秀,34岁,家庭主妇。是住在B房里的,她和她老公一起住。经过验尸,其实不用经过验尸,一看就知道她是被人用枪打死的,这一枪正中眉心,立即死亡。但离奇的是由于刚下过一场雪,所以地上都是白白的积雪。而尸体就躺在正中央,周围一个脚印也没有。”
“这有什么好离奇的?如果枪法准一点的人,远一点也能正中眉心而不留下脚印。”陈有栖不屑地说道。
“呵呵,这样说是没错。不过,那把杀人的手枪……就压在尸体底下。”


“什么?!”陈有栖从毯子中挣脱出来,一副与刚才截然不同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汪海,“你是说那把杀人的手枪就压在尸体的下边?”
“嗯,没错,就在死者的背下,被尸体压进了雪里,这绝对不寻常。因为如果凶手杀了死者后,死者倒下,那是如何在不留下脚印的情况下把尸体抬起来,再把枪放到尸体底下的呢?由于尸体在寒冷的环境中,所以无法准确的判断死亡时间。但根据这雪来看,案发时间应该是在9点过后吧。”
陈有栖表情凝重了起来,而汪海则继续说。
“是的,我知道你们心中可能想也许是把尸体吊起来,然后再放在雪地上的。但是,首先尸体是穿着睡衣,身上没有一点儿被绳子吊过的痕迹。其次,要是吊起来的话,得在某个高的地方用绳子吊吧。但是两栋房子上的雪没有一点动过或者擦过的痕迹,都是完完整整、没有动过的雪。那凶手站在哪里呢?当然可以在房子里,不过尸体周围的是雪是很整齐的,没有什么痕迹。要是吊起来的,放下的时候真的可以很整齐的放下,不碰到周围的雪吗?不可能吧,所以才说离奇呢。”
“呵,这案子很有意思,来继续说吧。”陈有栖微微笑着说。
“好。当时我们检查尸体的时候并不知道她的身份。看她穿着睡衣,想必定是这附近的住的人。于是就到分别到这两栋房子里去问问,顺便做调查。结果却在B房的二楼卧室里又发现了一具尸体。后来经过调查才知道,原来杨文秀就住在这里,而卧室里的尸体就是她的老公。
“她的老公叫王烁文,40岁,是个物流公司的老总,相当有钱。他被人用一把他家里的剑刺死,倒在卧室的床与窗户之间。脚斜冲着窗户,头靠在床边。剑是那种中国武侠片里拿的那种剑,不过剑鞘没有找着,剑身上没有指纹,也没有其他可疑的痕迹。剑刺中心脏,不过不深。于是死者蘸着流出来的血在地上留下了死亡讯息,看起来是一个英文字母——n。就是写得没有那么圆滑,不过快死的人能写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吧。而且,那间卧室倒像是个密室。”
“密室?”
“是的,卧室的门是锁着的,钥匙在床头柜上。不过窗户没有锁上,先前跟你说过,这个豪华别墅区里都是仿欧式的小洋房,所以窗户都是那种上下拉的那种。就是窗户上边的玻璃是固定的,下边的玻璃可以抬上去从而打开。”
“既然没有锁,那怎么能算是密室呢?凶手可以从窗户逃走啊。”我突然插嘴。
“但是,不仅窗台上的雪完好无损,就算是整个两栋房子上的雪也都是没有动过的痕迹。而且,卧室是二楼,凶手要怎么下去呢?跳下去?还有,楼底下也丝毫没有脚印或其他印记。所以,算是个密室吧。”
我听到这里已经完全傻掉了,这等奇怪的事哪里能出现?难道是幽灵干的?不,不可能,我是个有文化、有知识的人,怎么能怀疑鬼怪呢?
“其实我倒纳闷,凶手为什么要布这个局呢?不可能犯罪。”
“不知道,挑战警察、挑战不可能犯罪吧。不过的确很有意思!”陈有栖突然站起来说,“我们不要耽搁,立即出发去现场看一看吧。”
15楼



我们坐在车里,即使车里开了暖气也是很冷的。车窗上是雾蒙蒙的水汽,外面的事物一切都是模糊的。汪海坐在车里继续给我们叙述起了案情。
“王烁文和杨文秀就他们两个人住在一起,没有其他人了,所以我们只能到A房里去询问调查。那栋房子里住着四个大学生,分别叫南岳、吕磊、黄天一、魏宁。据他们介绍,他们四个是大学里很要好的哥们。这栋房子是黄天一父母的,他父母由于常年在外国做生意,所以留下这么一套房子给黄天一。而黄天一一个人住又觉得无聊,而他的几个好哥们租的房子又贵又不好,所以他就招呼其他仨人来这里住,然后象征性的收一点儿房租。他们跟王烁文夫妇都认识。
“四个人都住在二楼,平常经常上客厅旁边的台球室切球。当天据他们介绍,他们从8点开始就一直在台球室打球,一直到晚上十点,才收拾收拾回房间睡觉。中间当然有人出去过,不过时间都不长。”
“给我详细的说说当中每个人是否出去过,几点出去的,多长时间。”
“呃……这个,我们没有调查,等到了那里你亲自问他们吧。”
“哎,汪海。你有没有想过,没准王烁文是被人用剑射杀的?”陈有栖缩在大衣里说。
“嗯?王烁文就是被人用剑杀死的啊。”汪海一脸不解,不知陈有栖为何能问出这样一个问题。
“不是不是,我是说王烁文打开窗户向外张望,而凶手就在其他地方用弓把剑射出去,于是刺中王烁文。王烁文倒下死掉,而窗户滑下。王烁文之前把门锁上了,因而形成了一个密室。”
“但是,如果是用弓把剑射出去,那剑镡怎么办?剑镡就是护手的。指剑身与剑柄之间作为护手的椭圆形盘部分。虽然那个剑镡比较小,但是用弓还是会受到阻挡的,射不出去啊。而且我们做例行检查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弓。”
“那凶手可以带走啊。”我说。
“不,应该不可能。现在是寒假,学生都放假了。黄天一和吕磊是北京的,魏宁是湖南的,南岳是河南的。因为不想给家里增添负担,所以决定寒假在北京找工作挣钱,就不回去了。所以这四个人还一直住在一块儿。发现尸体的时间是8号上午9点,我们到时家里只有黄天一一个人,南岳说是找工作去了,魏宁最后招供是去约会去了,吕磊去学校练大提琴去了。走的时候都没有发现有你所谓的弓,或者能装弓的东西。况且能把剑射出去的弓应该很大吧,几乎是个大的半圆形,哪会有那么大又不引起怀疑的东西来装它呢?就算是大提琴的盒子也不可能装下啊。”
“嗯,也是。是挺棘手的。诶?到了吧?这里监控装置挺严密的,看来不是外人干的,最有嫌疑的就是住在A房的四个人了。”
“嗯,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杨文秀的现场因为没什么可疑之处,我们就给处理了。老在那儿摆个人形的雪印也不太好。我们先到王烁文夫妇的卧室去看看吧。”
来到卧室,我只能说有钱人就是有钱人,房间布置的相当豪华。不过,再有钱命都没了也没什么用。陈有栖似乎没有注意这些,有点漫不经心地检查着现场,看了看钥匙又看了看窗户。最后面无表情的叫我们走,我从来没有看过他这么不仔细的检查,很不像他。
“你怎么这么不仔细的勘察现场呢?你以前不是这样。”我问他。
“嗯?”陈有栖看了我一眼,“呵呵,这个以后跟你说吧。对了,汪海。你有平面图吗?现场的平面图。”
“有有有,我专门叫人画了一张,凑合看吧。”汪海拿出一张纸递给我们。
“上面是那四个大学生的房间分布。”
“嗯,行。我们去问问那四个大学生几个问题吧。”


我们敲开A房的门,一个不能说是胖,只能说是敦实的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好,警官。”那个人就是黄天一,留着板寸,穿着随意。带我们来到客厅,此时客厅没有其他人。我们坐下来,等汪海互相介绍了之后,陈有栖立即开口说道:“你能把当晚你们在台球室每个人的行动说的详细一点吗?就是每个人是否出去过,什么时候出去的,多长时间。”
“哟,这个我可不记得了。不过我倒是没出去,一直在台球室玩儿。因为我打的最好嘛,哈哈。不过,倒是可以把他们都叫过来问问。”
这时,从楼上下来一人,戴着眼镜,也是板寸,个儿还挺高的。拿着一个白色的毛巾被下来了。
“嘿,吕磊。快过来!有事问你,你闲的洗什么毛巾被啊,快过来。”黄天一招呼吕磊过来。
“废话,这么冷的天我不得多裹点儿啊。等着,我把这个晾起来。”
然后,从厨房又出来一个男人。手里拿着苹果吃着,黄天一让他过来。他叫南岳,这人看起来白白胖胖的,一张娃娃脸,个儿也挺高的。他由于右手拿着苹果,所以用左手和我们握手。
“诶?你左手大拇指根这儿伤了吗?”陈有栖看见南岳那里贴着一块创口贴说道。
“噢,这个啊。我用刀的时候不小心划的。”
后来,一个即使穿着厚厚的大衣也能看出来是很瘦弱的人进来了。陈有栖上去打招呼道:“嘿,你好。你叫魏宁吧?”
那个人显然吃了一惊,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这里就住了四个人,其他仨人都到了,可不只剩你了吗。”陈有栖笑着说,“来来来,我问你们一些问题,请如实回答。”
下面就是陈有栖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反复核实的行动表。
8点开始打台球
8点15分,魏宁出去喝水,5分钟后回来
8点30分,吕磊出去上厕所,10分钟后回来
8点50分,南岳出去上厕所,10分钟后回来
9点30分,南岳出去削水果,5分钟后魏宁去帮着弄,两人10分钟后回来
10点,大家回房睡觉。

大家都说当晚没有听见枪声或者其他可以的声音。值得一提是,当天下午有人说有放烟花的。然后第二天一早,南岳去找工作,魏宁去约会,吕磊去练大提琴。因为大门是在前边,而尸体在房子后边,所以三个人都没有看到尸体。
下午,我们回到陈有栖租的房子里。陈有栖继续缩回沙发里,闭上眼、皱着眉,我知道他在冥思苦想。于是为了不打扰他,和他说了一声后,我和汪海就上我的店里呆着去了。
“你认为呢?”
“不知道……”
“太烦人了,现在的人脑子里都想的是什么?唉,疯狂!”
我与汪海闲聊着。两个小时后,正当我和汪海说话的时候,一个人在旁边的玻璃窗上使劲的敲着。我把雾气抹掉一块,才看见那是陈有栖的脸。然后,陈有栖以疯狂的速度来到店里,敲着桌子而且面带红光,兴奋的大声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整个事件,我全都明白了!”
我与汪海大眼瞪小眼,只剩下嘴形成一个“O”字型,却什么也说不出。


插入语
我很激动我能写到这儿,因为每当我看埃勒里奎恩或者岛田的小说到这个环节的时候,我便兴奋不已。我虽然自知分量不够,但也忍不住想要说出那句经典的话——我要向读者挑战!
线索已全部给出,您认为谁是凶手呢?


陈有栖说要到黄天一那里,把人都聚到一块再说。于是我们立即驱车赶到A房,把所有人聚到一块儿。大家都坐在客厅里,陈有栖不慌不忙的喝了口黄天一准备的咖啡,随后慢慢地说道:“大家都知道,就在旁边的雪地上和房子里所发生的案件。我承认,这件案子的确让我动了动脑筋,不过谜底还是很简单的。下面我就给大家一一道来。”
陈有栖扫视了一样所有人,然后继续说道:“这件案子有两个谜,一个是雪地上为何没有脚印?卧室的密室又是如何形成的呢?我先来说说雪地上的谋杀是如何办到的。其实,早在下雪之前,凶手就已经把杨文秀给杀害了,藏在一个地方。当然是用枪,枪声在烟花的掩护下没有被发现。凶手用枪把杨文秀杀害,然后将尸体放在地上,然后在尸体上盖上一层毯子或者毛巾什么的,防止雪落在尸体上,让人知道尸体是在下雪之前就放在地上的。当然,之前先把枪放在尸体底下,等到下完雪,让人一发现,一个不可能犯罪就诞生了。”
“等等!”汪海突然说道,“不可能啊,尸体下面是有雪的,要是提前放在那里,尸体底下根本不可能有雪!”
“哈哈哈,是的,是这样。不过,如果提前在地上就铺一层雪呢?然后再把枪、尸体放在上面不就可以了吗,对不对?”
“但那雪是从哪儿来的呢?”
“仔细想想,北京可是不止下了一场雪哦,之前也下了一场雪!”陈有栖低着头,手指胡乱的比划着什么,在地毯上来回走着。“是的,凶手把没扫干净的雪铺在地上。这么冷的天,就算是前几天下的雪也不可能融化或者没有。凶手在尸体上盖上了布,然后又在布上的四端系了绳子,等雪下完,再将兜满雪的布拉上来。因此利用了第一场下的雪,完成了这个诡计。
“第二个谜就是卧室的密室,其实这个也很简单。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三个突破点,第一个突破点是王烁文留下的死亡讯息。这里并不是要考虑死亡讯息的内容,而是考虑为什么死者能留下死亡讯息。如果凶手在卧室里将王烁文杀害,那么凶手岂能让王烁文还有机会留下死亡讯息?显然不可能,那为什么王烁文还能留下死亡讯息呢?”
“是凶手故意留下来的?”
“的确有这个可能,但是凶手这么做的话纯属多此一举。要留死亡讯息为什么不留的明白、直接一点?而且留下死亡讯息就把嫌疑引到了死者认识的人里,这样做实在不明智。因此,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凶手不知道死者留了死亡讯息或者凶手无法阻止死者留下死亡讯息。这样考虑的话,那么我们能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论呢?凶手根本没有到过王烁文的卧室里,而是远程杀人。
“如何远程杀人?现在考虑第二个突破点——剑。是的,凶手用剑来杀人不觉得很奇怪吗?那么长的凶器凶手能用好吗,用水果刀什么的不更好吗,那为什么用剑呢?先放一放,先说第三个突破点,尸体位置。尸体的脚斜冲着窗户,那生前应该是冲着窗户的吧,那凶手在哪里下手呢?如果死者冲着窗户站着,那凶手该是在背后刺入吧,难道凶手绕到死者跟前,才拿着剑杀死被害者?那实在是不符合逻辑。因此结合起以上三个突破点,可以想象的出凶手是将王烁文引到窗前,在外面用剑将其刺死
“那么,在哪里呢?看看王烁文卧室正对着的是什么地方?”
大家都转过头看着南岳,南岳此时很慌张,忙说:“你说我是凶手,证据呢?证据呢!”
“你听我说完,”陈有栖很平静的继续说,“现在说说死亡讯息吧。一个英文字母:n。大家想想谁的名字的姓的拼音第一个字母是n?没错,就是南岳的南,拼音是nan。而且还有,你们想想,两栋房子相距大约15米,窗户是水平的,南岳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将那把不算轻的剑,投掷过去而此事王烁文吗?不可能啊,所以他得用到一样东西——弓。他用弓将剑射出去。”
“不对,剑还有剑镡呢?这样不就卡在弓上了吗?”
“不会的,用冰就可以。”
“冰?”
“对,用冰从剑镡冻到剑身,形成一个光滑的圆锥。不过头那儿要留一点地儿,为了刺入王烁文的身体里。因为是锥形,所以射出去的时候,剑会有些偏离,这也就是为什么剑可以正好刺入心脏里的原因。因为用弓和剑,所以在射出去的时候,剑划伤了架剑的地方——大拇指根,所以南岳那里会贴着创口贴。”
“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走!”汪海怒斥道。
而南岳像傻了一样,然后腿一软昏了过去。
尾声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由于冬天天短,所以天色早早的就暗了下来。这时,一个黑影突然出现,他跑到沙发下,好像在找着什么东西。不一会儿,那个黑影直起身拿出一个长条状的东西。黑暗中似乎能听到的笑声,那个黑影穿好衣服,将那个长条状的东西CANG在大衣里,然后慢慢的大开门,走了出去。他踏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他骄傲的前行。
突然,四面射出灯光,聚集在那个人的身上,他顿时慌了手脚,四周立刻冲出4、5个警察将黑影按倒在雪地上。黑影挣扎着,但他再怎么有力气也敌不过那么多警察啊。最终,他放弃了尝试,泄了劲的瘫倒在地上。警察从黑影身上拽出那个长条状的东西,原来是把剑鞘。
一束灯光照在了黑影的脸上,噢,那是吕磊的脸!


一杯浓浓的咖啡冒着热气,陈有栖拿起来喝了一口。这时,我和有栖还有汪海都坐在我的店里,品尝着浓香四溢的咖啡。
“到底是怎么回事?凶手不是南岳吗?怎么又成吕磊了?”我问道。
“那只不过是一个计谋,为了引出吕磊,我因为没有证据所以只能用此法。其实,南岳手上的伤不是被剑划的。”
“哦?为什么呢?”
“如果是被剑划的,那剑身上应该有血迹吧。但发现的剑上根本没有,而且凶手也没那么笨,知道肯定会划着,就一定会找个东西垫着的。”
“那死亡讯息呢?”
“你想想,一个快死的人首先想道的是英文、是拼音?这太离谱了吧。那个看似是n,其实并不是。而是未写完的‘口’,也就是‘吕’。而且那天咱们去的时候,吕磊正洗毛巾被呢,就是用来盖在尸体上的毛巾被。因为有雪而变湿,为了不引起怀疑,就要弄湿喽。”
“不过不是没有搜到弓吗?”
“弓就藏在大提琴盒里。”
“得了吧,那那儿藏得下啊。”
“可以,把绳子弄断了,就只是一个弧形了,可以藏得下。他那天出去就是把绳子、弓什么的运出去。但最后剑鞘实在搁不进去了,所以只能等有机会再运出去。还有啊,他要是把王烁文引导窗前,应该会打电话吧。我们查了他手机的通信记录,正好查到他往王烁文家里打电话。”
“动机,动机呢?”
“他的父母,”汪海说道,“他的父亲原是王烁文公司的,但是王烁文狠心裁员使得他们家穷困潦倒,父母双双自杀。吕磊为了报仇,所以……”
汪海说到这里沉默了,我看看陈有栖,他隔着雾气蒙蒙的窗户望着窗外,一语不发。

(完)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sherlockholmes.forumotion.com
 
【原创小说】四个大学生~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中国福尔摩斯网 :: 福尔摩斯的案件 :: 苏格兰场-
转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