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尔摩斯网

中国最大的福尔摩斯组织 中国福尔摩斯迷之家 中国福尔摩斯学学者俱乐部
 
首页日历注册登录
最优秀的发帖人
网站站长
 
xxyaiufo
 
zty990423
 
布洛福
 
xialuoke0080
 
安默沫
 
游城十代2dai
 
福尔摩斯
 
奥陶纪
 
Alden Z
 
搜索
 
 

结果按:
 
Rechercher 高级搜索
最新主题
» (原创)《波西米亚丑闻》背后的故事
周四 十二月 29, 2011 1:19 pm 由 Alden Z

» 是福迷的就多帮我拉人到我的网站上。给积分!(到这里说明谁是你拉来的)
周四 八月 25, 2011 9:15 pm 由 xialuoke0080

» (活动)福尔摩斯故事连载推荐
周四 八月 25, 2011 9:13 pm 由 xialuoke0080

» 福尔摩斯的魔力
周四 八月 25, 2011 9:12 pm 由 xialuoke0080

» …………不是吧、没人啊?
周四 二月 17, 2011 1:36 pm 由 zty990423

» 可疑的交通事故ooo
周四 一月 20, 2011 11:46 am 由 zty990423

» 欢迎踊跃发帖~~~~~
周六 十一月 27, 2010 8:27 pm 由 安默沫

» 培根密码,,密码学看看把
周日 十月 17, 2010 10:58 am 由 游城十代2dai

» 演绎推理...约瑟夫贝尔(都知道是谁把)
周日 十月 17, 2010 10:52 am 由 游城十代2dai

导航
 欢迎页
 首页
 会员
 个人资料
 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
 搜索
合作伙伴
福尔摩斯研究网

福尔摩斯归来
歇洛克 福尔摩斯侦探部
中国福尔摩斯迷友组织

百度福尔摩斯吧

论坛
>互助中心
五月 2018
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日历日历
登录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 找回我的密码
其实我是水王
周五 二月 05, 2010 2:24 am 由 xxyaiufo
喜欢灌水 我喜欢水区 不过没人·····

评论: 0
老福探案之十大悲惨角色排行榜(乱侃版)
周二 一月 19, 2010 8:01 pm 由 网站站长
Crying or Very sad

我在以前的帖子吸烟测试里曾说过我要走搞笑路线,结果发现自己也不是很擅长,所以这篇东西只能算带点调侃色彩的冷幽默.大家觉得有何不妥之处别当真.

10.巴斯克维尔的猎犬



评论: 5
关键词
社会化书签
社会化书签 digg  社会化书签 delicious  社会化书签 reddit  社会化书签 stumbleupon  社会化书签 slashdot  社会化书签 yahoo  社会化书签 google  社会化书签 blogmarks  社会化书签 live      

在您的社会化书签保存并分享地址中国福尔摩斯网

在您的社会化书签保存并分享地址中国福尔摩斯网
投票
统计
论坛共有59位注册会员
最新注册的会员是 溪涸涸free

我们的会员们总共发布了131个帖子 在59个主题中

分享 | 
 

 会行走的无头尸

向下 
作者留言
网站站长
Admin
avatar

帖子数 : 51
积分 : 9352
威望 : 0
注册日期 : 10-01-18

帖子主题: 会行走的无头尸   周三 一月 20, 2010 2:34 pm

1.

我的面前,赫然倒着一具无头尸。
咣当一声,我将手中的砍刀仍在了地上。发抖的双腿想往后退,却发现动也动不了。恐惧已经蔓延到了我的全身每一块皮肤,甚至每一个毛孔。还没有几秒钟,我就已经冷汗直流了。
我感到一阵恶心,看着眼前的尸体,我本能的捂上了嘴,胃里一阵翻腾。那还未消化尽的食物已经争着要冲出我的喉咙了!我强忍着,然后闭上眼睛,一屁股坐在了冰冷的地上。回想着刚才的那一瞬间。
真的就是那一瞬间的事啊,我怎么就那么冲动?!只记得手起刀落,用力的一砍…时子头身分离……
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使它不再发抖。静下心来想接下来该怎么办。我瞄了一眼尸体的伤口处,真他妈的恶心!我咒骂了一句。这使我原本快安静下来的胃又折腾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我内心痛苦地嘶吼着,嘴上却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生怕引起邻居的注意。
我又感到一阵眩晕,眨了眨眼,然后重新环视了一下整个环境:这间卧室由于窗帘拉上,而显得异常昏暗。但还是有几丝发黄的光线,从缝隙中钻进来。却更衬托的室内气氛的诡异。此刻我仿佛闻到了空气中有一种***的味道,已经通过呼吸,渗透到了我的血液中,开始侵蚀着我的氧份。
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真的是我干的吗!时子死了!想到这里,我眼睛发愣的死盯着尸体,等等!有什么不对劲!我回过神来,却发现……
尸体……无头的尸体竟然在动!!
啊啊啊!!!我一下子喊了出来!这……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具无头尸动了动,然后冲着我行走过来!
我头皮发麻,一时间身体因极度的恐惧而僵在那里,眼睛瞪得圆圆的,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事情。我的心跳瞬间加快。那……那是刚被我杀的啊!
然而,时子的尸体就像被赋予了灵魂一样,向我扑过来。我的神经绷到了极点,然后突然断了,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


不知这样不省人事了多久,当我走出公寓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我之前将一切都收拾好了,然后洗了个澡,但还是感到有些头晕。
我双唇发干、泛白。四肢无力,像虚脱了一样。就这样,我一个人独自走在大街上。我从兜里翻出一包廉价的香烟,点上,想试图利用香烟来让我清醒起来。
走在路上,却突然看到了熟人!我瞬间将烟掐掉,扔在一旁,我的心一下子紧绷了起来。



2.

我是要去雪子的公寓的,真是没想到竟然遇上了秋子。不过,其实碰上秋子不是什么意外的事,可能是我的心理在作怪吧。我本想躲过去,不跟她说话,却不料她已经看见我了。没办法,还是去打下招呼吧。不然会让她感到我有些心虚。
“嘿,秋子,好久不见。”我生硬的挤出一个微笑。
“哪里有好久不见,上个星期不是还见过吗。”秋子一抚长发,一股慑人的香味向我侵袭过来。秋子的确是个美女,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还有红润小巧的嘴唇和高鼻梁。这一切都镶嵌在一张白里透红、洁白剔透的鹅蛋脸上。加上秋子的身材姣好,追求者不计其数。
而且她的性格也是相当可爱。有时像个女强人,性格坚毅,遇事从容面对。有时也会像个小女生一样,怕老鼠虫子什么的。总之,是一个无法让人不爱上她的一个人。
雪子和秋子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租了一间公寓住着。今天是雪子的生日,她邀请大家一起去玩儿。我也不例外,因为我是雪子的男朋友嘛。
雪子的性格比较强硬,也有些冲动。不过长的还是一等一的大美女。雪子有些洁癖,不仅我无法免于她的呵斥,就连她最好的朋友秋子也是。我有时总是在想,这也许也是她性格强硬的一种表现吧。
“哦,呃,是吗?我好像忘了呢,呵呵。”我不安的摸了摸头。
“瞧你的记性。诶?你的脸上好象有红的……是血吗?”
什么?!糟了,难道是没洗干净吗!怎么会这样?!
“呃,没事儿,刚流鼻血了,”我赶紧转移话题,“对了,你是刚从雪子那儿出来么?”
“啊,是啊,晚上不是有聚会吗,我去买点儿吃的。”
“雪子呢?”
“她还没回来。你先上去吧,我去买东西了。”秋子说着走了。
“对了,二阶堂——”我猛然回头,心中一惊,秋子在远处对我喊,“这次你一定要求婚成功啊!”
我笑了笑,然后走向公寓。可是,发生了那种事,我该怎么……唉……我重重地叹了口气。

3.

在网上雪子的生日聚会上,我一直在角落里发呆。忍不住不去想那具会行走的无头尸。
不过,我将一切都收拾好了,恐怕谁也不会发现那具尸体吧。但是,路上竟然碰到了熟人……算了,就算这样又怎么了?完全不能将我和那件事联系在一起嘛。可是,我总是有些焦虑,不知为什么。
还有,令人头痛的不止这个,还有那具无头尸。我很清楚,这不是科幻小说,也不是什么推理小说。也不可能是什么人装的,或者是模型、机关、机器人。因为那是我亲手杀的啊!之前还是活生生的时子,在我的冲动后就变成了头身分离的恐怖无头尸啦!
不管是人还或者是什么动物,被砍下头后,身体扑腾几下,我倒还觉得是有可能的。但那也只是死前神经性的抽动几下吧。怎么会行走起来了呢?实在是匪夷所思。难道真是被恶魔附体了么……想到这里,我不禁看了一眼雪子家中那恶鬼的雕塑艺术品。感觉那恶鬼的嘴角正流着血看着我呢,我背后闪过一丝凉意。



4.

我曾有几次都想直接离开这里,我已经快受不了了。但是我告诉我自己,如果就这样离开,会让别人感到很不自然的。我尽量克制住自己的不安。
“诶,怎么不去玩啊?”雪子拿着一杯酒,走过来坐到我旁边。
“噢,让他们玩去吧。我在这儿休息会儿。”我敷衍道。
“下午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也不接啊?”
“那个,我睡着了,最近公司的事儿太多了,没怎么睡,太困了。”
“这样啊,你看起来有点儿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
“呃,没有没有,我很好。可能是有点儿累了吧。”我又开始紧张起来。
“好吧,我先去招呼别人了。”
“好。”说着,雪子和我吻了一下,一抹红晕爬上她的脸颊。然后她走开了。
我还是很焦虑,这到底怎么办。一定会被发现的……

晚上十点多,我发现雪子在和一个陌生的男子交头接耳。那个男人我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他,刚才却发现他在家里到处寻摸,不知在找什么。他何时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雪子俯首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不过看起来就是那种悄悄话。说话的时候,雪子还用冰冷的眼神望向我。
怎、怎么?这……难道已经被发现了吗?他是警察吗。不会吧,我做的这么严谨,能让别人抓到把柄?!可是,我再怎么想也是无济于事,那个男人已经向我走过来了,雪子还跟在后边。
那个男人走到我跟前,以一种冷峻的语气说:“时子就是你杀的吧!”
我还在纳闷他在说什么,才发现,原来他是在跟我坐在我后边的秋子说话。


陈有栖将稿件扔在茶几上,喝了口咖啡说道。
“这是你写的?”
“嗯!”苏美慧一脸灿烂的笑容回答道。她坐在大沙发上,我和有栖坐在她对面的两个单人沙发上。
“你看过了吗?”有栖转向我。
“嗯,看过了,”我拿起稿件,翻了起来,“不过,我还是没有看懂,时子不是二阶堂杀的吗?怎么变成秋子了?”
“嘿嘿……”美慧坏笑了起来。
“而且,那个会行走的尸体时怎么回事啊?”我一头雾水。
“唉,看来你没有看懂啊……”有栖慵懒的向后靠去,紧了紧身上的毛毯。
“什么意思?”
“那个1、3节的‘我’是一个人,而2、4节的‘我’却是另一个人!”
“什么?!”我被他所说的话惊到了!
“所有奇数节的‘我’是秋子,偶数节的‘我’是二阶堂。美慧,我想你肯定还写了解答篇吧?给他看一看吧。”有栖仰头闭着眼说道,美慧将书包里剩下的稿件递给我,“请大声念出来。”
下面就是那剩下的部分。



5.

我睁大了眼睛,耳朵不敢相信我所听到的。是的,时子确实是我杀的。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知道的,但我相信雪子一定会很生气的!
我杀了时子后,想起还要办生日聚会。就赶紧收拾好尸体,洗了个澡,出门买东西去了。没想到就碰上了二阶堂。

6.

天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背着雪子偷情的事情曝光了呢。
我连忙上前去劝雪子不要生气,心里却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唉,没办法,雪子的性格有时实在是太让人无法接受了。蛮横不讲理,这要是结婚了,我还不得成了奴隶么!相比之下,我们公司的兰子就比雪子要好多了,温柔可爱,而且也是个大美人。
昨天一晚上直到凌晨,我都和兰子在酒吧一块儿喝酒、聊天。所以回到家后,脑袋昏昏沉沉的,一躺到床上就睡着了。一直睡到下午四点多,才勉强起来。我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然后出门向雪子的公寓走去了。
路上碰上了秋子。脸上被秋子看到的那个像血迹的东西,其实是兰子鲜红的唇印。

7.

我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但当我看见时子向我冲过来的时候,我一把拿起旁边的刀,向时子砍去。晃过神来才发现,时子死了。
我确实是害怕时子,没办法!谁让时子向我冲过来的?!
至于时子的无头尸到底为什么能动,事后那个男人跟我说后,我才恍然大悟。
原来,蟑螂被砍下头来,还是可以活好几个星期的!那么,无头的蟑螂并没有死,向我走来也是有可能的。
是的,时子就是雪子的宠物——蟑螂——的爱称。


“文中前边借二阶堂的口,不都说过了么,秋子害怕老鼠虫子什么的。所以看到被砍下头来的蟑螂,害怕成那样也是很自然的。而且,因为害怕蟑螂,所以对蟑螂没有什么了解,不知蟑螂被砍下头来还能活,也是可以理解的。”陈有栖很从容的说着。
而我,却已经被惊到了下巴了。美慧在旁边哈哈的大笑着。
“这就是叙述性诡计啊!哈哈哈!”
bom
返回页首 向下
http://sherlockholmes.999luntan.com
 
会行走的无头尸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中国福尔摩斯网 :: 莱辛巴赫瀑布 :: 与迈克罗夫特交换意见-
转跳到: